少妇饥渴偷公乱第75章 翁公与小莹客厅激情

2022年08月13日 广州房产 暂无评论

深夜,月黑风高,寒风呼啸。

当东宫护卫带领皇家高手悄悄摸进济世堂时,发现地上尸体横七竖八,血流成河,二楼室内所有的窗帘紧闭,却灯火通明,秩序井然。根据目测,上下楼室内并无打斗痕迹,断定死者必为暗器袭击所到,东宫护卫伸手摸摸死者颈部,余热常存,疑为毒镖击中喉部致命,奇怪的是室内名贵药材原封未动,更为惊奇的是钱柜完好,十万金条依旧在柜内闪闪发光,随着搜索的进一步深入,护卫担心的事情终于的发生了:地下室内的保险柜大开,内藏的《龙脉》不翼而飞。东宫护卫气急败坏地推开窗户,借着油灯微弱的光线,希望找到蛛丝马迹。

窗外,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老枫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无名鸟断断续续呜呜地哀鸣,河水在呜咽,大地笼罩着一派不详的气息。

“给我搜。”东宫护卫气急败坏地压低着嗓子命令道。

小说

《龙脉》,乃医圣之秘籍,人间之绝版。近日偶然现身红尘,却又下落不明,据江湖谣传有三个版本:其一,媚人拟献给皇上,已辗转至宫中,莫名失踪;其二,商人高价倒卖给遥远的西域藩王,消失在茫茫大漠;其三,济世堂藏匿,欲得其真传,独霸医界。

皇上为此大发雷霆,重责太医院,太医令为此辞职,含泪隐退,卷起铺盖走人。限内务大臣魏臣十日内找到秘籍,否则大开杀戒,让医界蒙羞。

各种迹象表明凶手一定就在附近,走不了多远的,从室内摆设整齐、死者容貌安详的现场来看,凶手对此处地形、地貌等情况非常熟悉,且采取突然袭击的手段,基本上就是干掉一个人,倒下一个人,另外一个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时就被飞镖击中了喉部,应声而倒。从飞镖入喉的部位和深度来看,凶手沉着冷静,武艺高强,百发百中,从隐蔽度和速度来看,不是民间高手必定是武林豪杰,不是军中神枪手必定是皇宫技师。

卫兵随即开展地毯试的搜索,约摸一个时辰后,左边的一拔人一回来了,呈上一支带柄的飞镖,“我们的人在墙外的树林里捡到了一支飞镖”。

“这有什么稀奇的。”东宫护卫不屑一顾,因为每个死者的喉部就有一枚,与普通的飞镖无异。

“护卫,请仔细瞧瞧。”

“这也没有什么特别呀。”借着微弱的灯光,东宫护卫将正反面看了看,向窗外一扔,只听“咚”的一声,飞镖钉在木板上。

“看灯。”刚才咚的声音提醒了他,他略有所悟地走近窗子,举起油灯再瞧瞧地上的尸体,转身从木板上拨出飞镖仔细翻看了一遍,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飞镖的柄头上铸有一个小小的“西”字,只有他才知道这是谁家的秘密武器。

护卫思考着:要不要将这一证据上交呢?只有西宫才独家拥有这样的致命武器,这可是铁证如山啊!既而,他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万一凶手不是西宫的人,而是使用西宫的武器呢,这可是栽脏陷害啊。

按照事先摸底的名单,也就是现在灭门花名册上的名单清点倒在地上的人数,只是少了一个人,这人就是济世堂堂主、著名的脉派传承人——麻黄,医界号称神手脉。

右边的一拔人回来报告说,就在我们追逃的时候发现有人偷窥,追查时,见到一条黑影翻过院墙,跳进院后的密林,消失在夜幕中,我们的箭击中了跟在黑影后面的一只鸟。

“什么鸟?”

“猫头鹰。”报告人口气坚定,回答掷地有声,“我们一直在追赶,猫头鹰一直跟在黑衣人身后飞舞。”

猫头鹰?

此鸟是偶然路过的巧合呢,还是这黑衣人饲养的宠物?这倒不失为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东宫护卫疑虑中带着兴奋,虽然没有拿到秘籍,也没有抓到证人,但是凭借飞镖和猫头鹰这两样的证据,足足可以交差的。

“撒!”东宫护卫一声令下。

将军府里,气氛紧张,大家屏住呼吸,寂静,寂静,寂静得可以听见小小的银针掉在地上的声音,这是暴风骤雨即将来临的前兆。

“饭桶!一群废物!”随着啪的一记重重的耳光声打破这久违的寂寞,东宫护卫捂着脸悄悄地退回到角落里。

赵将军暴跳如雷,来回地踱着方步,突然停下来,指着东宫护卫,“你,你坏了我的好事。”

东宫护卫诚惶诚恐,不知所措,早已想好的对策已经被打乱了,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在威严的目光中颤抖着双手,递上飞镖,歪斜的嘴巴地啰嗦着“西,西宫。”

“什么东宫、西宫的。”烦躁不安的赵将军显然也已经六神无主了。

钱军师很想打破眼前这尴尬的局面,可是也无计可施,于是上前仔细翻看了飞镖,踱着八字步,时而不解地摇摇头,时而仰望屋角,现场更增加了恐怖的气氛,接着向赵将军点了点头,似乎已经心有灵犀了。

“难道是西宫的人抢先行一步,盗走了《龙脉》?”东宫护卫手捂着脸,不敢正视,声音小得如同蚊子。

“没有人将你当作哑巴的。”赵将军走上前去照着东宫护卫的屁股又是狠狠的一脚。

东宫护卫跌倒了,自己爬了起来,乖乖地站着,就连身上的灰土也不敢冒然掸去。

“应该是那个黑衣人!”一言不发的钱军师终于开口了。“此人与西宫的人是一伙的。”

“如果是同伙,这事就好办,但如果另有其人呢?”赵将军老奸巨猾地说,“有三种可能,第一,有人抢在西宫的人之前,盗走了《龙脉》;第二,西宫的人所为,第三,黑衣人单独所为。”

“必须捉到那个黑衣人。”

“黑衣人喜欢养鸟。”东宫护卫像抓着救命的稻草一样,立即兴奋起来,很想用自己的突发奇想来将功补过,双眼发光,声音哆嗦着说,“并且是一只猫头鹰。”

“猫头鹰在哪儿?”

“飞走了。”

“给我滚!”赵将军抬起来的脚,举在空中却悄然放下了。

东宫护卫屁滚尿流,抱头鼠窜。

“西宫的人为什么要杀人灭口?”钱军师自言自语地说,“难道贾贵妃也不能怀孕?”

“嘘!”赵将军用手压着嘴唇,示意钱军师不要冒然出声,然后蹑手蹑脚走到窗前,关上窗户的门,确信隔墙无耳时,才压低声音说:“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必须找到黑衣人!”钱军师分析着说,“先从喜欢养鸟的入手,再查一查与济世堂有个纠结交集和业务往来的人,他们绝对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的。”

“全城搜捕。”赵将军果断地命令道,“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龙脉》。”

到哪里去找《龙脉》呢?东宫护卫心里打了一个寒颤。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房屋出租-合租信息-二手房交易-房产信息网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