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学校草坪上要了我:她的娇嫩被撑到极致

2022年09月30日 广州房产 暂无评论

与此同时,地球的另一边M国正是深夜。

一个穿着黑色毛衣的少年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放着一杯威士忌。

别墅的大落地窗拉上了厚重的窗帘,诺大的客厅只开着盏水晶吊灯投下淡黄的灯光,在深夜里显得更加的幽静。

这时别墅的门打开了,花园那传来了停车的声音,紧接着是高跟鞋的声音,一步步沉稳地踩着大理石瓷砖走到少年对面的沙发坐下。

小说

少年的眼眸始终没有抬起,一直玩弄着怀里那只纯白色的小猫。

小猫很依赖少年,那双水蓝玻璃似的眼珠目不转睛的看着少年,似乎能读懂主人的情绪,但那双水蓝的眼里倒影的少年的眼睛却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女人拨弄了下手上的戒指,然后毫不犹疑的摘掉,淡淡的开口“你父亲被商业对手暗杀了,虽然已经封锁消息,但这朱雀楼很快就要变天了,你打算继承他的家业吗。”

少年这时才看向坐在对面的女人,女人的眼睛里一片淡然,完全没有丧夫之痛。少年早就看出她对父亲没有任何的感情,两人的婚姻不过是两个势利的商人做的一场交易罢了。

当初他的母亲病危,他的父亲满眼只有利益,母亲最终在病痛中郁郁而终。

母亲去世不久,他的父亲便带着他快速地移民出国,与面前的这个女人结婚共同谈了笔大生意。

两人壮大着自己的黑暗势力,靠着各种手段黑白通吃,成了M国华人街最大的黑帮组织,各种产业皆有涉及。

少年冷冷地笑了笑“用那些手段赚钱的生意我没兴趣,在这待了十年,如今他死了,我也自由了,是时候该回国了。”

女人似乎早已预料到了他的回答,点了点头,扯着嘴角笑了笑。

“你终归和你父亲不一样。也好,明天要是乱起来,我可顾不上你。既然你不想插手这浑水,便趁着你现在的双手还没沾血,回到那干净的地方吧。”说完便拿起一旁的奢侈包包开车离开了。

别墅又恢复到了一片死静。

女人开车回到了公司,快速看了一遍助理整理好的各大股东资料。

各方的黑势力都虎视眈眈着朱雀楼的董事长一位,如今她一届女流,要镇压住各方势力终归是巨大的压力,明天的董事会将是一场硬仗。

一切准备好后已经是黎明了,女人点燃了一根雪茄,慢慢地吐着烟圈。

片刻才对一旁的助理道:“他回到京都的学校帮他打点好吧,算来他今年也该读高三了。这时间弄人啊,当初他爹带着他来时,不过七岁,就像头小狼崽,一转眼他爹死了,他也那么大了。如今送他回国也好让他远离是非,以后他的路就看他的造化了。”

助理应声后便退下了。

别墅里,少年将玻璃杯里的威士忌一饮而尽。然后拿出了个行李箱收拾衣服。

在国外待了十年,要带走的就只有如来时一样的一个行李箱的衣服。

收拾好后,便订了最早飞回国的机票。

他安静地躺在深蓝色的床上,修长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乖乖趴着的小猫,看着窗外的月光。

注定是一夜无眠。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房屋出租-合租信息-二手房交易-房产信息网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