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五个黑人P了一夜|被摆成跪趴羞人的姿势

2022年09月30日 广州房产 暂无评论

沈言卿又仔细的看了看红肿的脚腕,拿起手机,拨打了私人医生的电话。

医生没过多久就来了。

"沈先生,程小姐的脚只是扭到了一点,每天涂点药,养几天就没有大碍了。"说着把药交给了沈言卿。

沈言卿看了手里的药,"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

医生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

沈言卿把药放在床边的桌子上,侧过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就又抬脚打算走出去。

小说

程锦下意识的抓住沈言卿的衣角,两只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他,"你去哪?"原本清甜的嗓音有些干哑,却多出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沈言卿看了看她抓着自己衣角的手,道"我去公司,你在家好好休息,有事就叫于妈。"

"可是我想你留下来陪我。"程锦软声道。

沈言卿盯着她的眼睛,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变化,似乎是想通过她的眼神看透她的心中所想。

"昨晚对我下药,现在又想刷什么花样,我是不会离婚的,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沈言卿冷声道,转身就要走出去。

程锦明白是自己自己之前做的太过分,可是现在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自己只想好好弥补之前的过错。

不管脚上的伤,急忙站起来,往前迈了几步,在后面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对不起,之前是我太过分了。我现在想通了,我不要离婚了,我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沈言卿身子一顿,在背后看不清他面上的神色。

时间像是停止了几秒钟,环在腰间的手臂被沈言卿的有力的大掌缓缓拿了下来,他低声道,"你先休息。"

快步径直走出了房间。

沈言卿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可那快步走出房门的身影确是暴露了心中的惊涛骇浪。

两人结婚半年,程锦一直放不下裴洋想和自己离婚,可仅仅过了一晚就突然改变了主意,让他有些摸不透,所以只能先暂时不去面对她。

此时的程锦因为沈言卿的离开有些淡淡的失落,但是,又想到自己之前是如何伤害沈言卿的就又坚定了信心。

程锦昨晚被沈言卿折腾了多久,到现在眼下还淤青,浑身酸痛,现在脚又被撞了缠上了纱布,瘫软在离乱的大床上显得惨不忍睹。

她躺在大床上,眼睛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可是脑中从未有过的清明,“沈言卿,这次我一定不会再辜负你!”秀丽的眼眸中透漏出坚定地锋芒。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程锦被一阵敲门声所打断。

“小姐,您妹妹馨然小姐来了。”于妈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

程馨然?

程锦想起来了,她和沈言卿离婚的半年前,就是程馨然这个好妹妹给她出的主意让她把沈言卿灌醉。

自己以前被程馨然撺掇着一心只想和沈言卿离婚,可如今上天又给了她再重来一次的机会,定不会让程馨然再次得逞。

在房间里找到手机,打开录音键,向着门外开口道:“进来吧。”说着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床头。

“姐姐,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说好了,你给言卿哥哥下完药后马上联系我的。”程馨然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不满之色。

程锦淡淡地抬起眼皮,看她的眼神多出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交给你?交给你之后又打算怎么做呢?”

程馨然看出程锦的眼神似乎有些怪怪的,有些心虚,“当......当然是按我们之前说好的去做啊。”

说好的那样去做,别是自己打算亲身上阵,不光是拍拍照片那么简单了吧。

自己以前究竟是多蠢竟没有看出程馨然对沈言卿存了这样的心思,还对她言听计从。

“那姐姐接下来想要怎么做?”程馨然试探的问道。

“这我还真没有想过,妹妹你说后面应该怎么样?”程锦收敛眼中的锋芒,装作之前对她言听计从的样子说道。

“不然你就假装想不开,我给你带来了一些安眠药,只要吃少一些剂量,肯定没事。”程馨然道,一边说着一遍看她的表情。

程锦看着她递给自己的药,接过来。

程馨然以为是她心动了,就继续说道:“姐姐,如果咱们这样做,肯定能过离婚,言卿哥哥不会这么狠心的。”

是啊,沈言卿肯定不会这样看着自己宁可求死,也不离婚。

狠心的不是他而是自己。

程锦仔细的回想到了前世,能够和沈言卿离婚少不了这件事情的推波助澜。

“姐姐,我会提前帮你叫好医生,这样如果真的有意外情况肯定能够第一时间来医治”程馨然说道,眼中闪烁着狡诈的光芒。

因为她知道,如果程锦以自己的生命来威胁沈言卿,那她肯定能够离婚成功。

“好吧,那你一定要叫好医生,我有点害怕。”程锦犹豫着说道。

听见程锦答应了这件事,程馨然说不出来的激动:“姐姐,您就放心吧,肯定没事的,我是你妹妹,难道还没能够害你吗?”

妹妹?

还知道是自己的妹妹?

看着面前信誓旦旦保证自己没事的样子,程锦恨不得去给她一巴掌!

前世,程锦听信了程馨然的话,吃了安眠药。

谁知她告诉自己的并不是正常的剂量,而是更加多的,说好会有医生在外面,当危险真正开始时,哪里还有医生的影子?

若不是沈言卿回来及时,恐怕自己再也醒不过来了。

“要不然,现在就开始咱们的计划吧,医生已经在路上了。”程馨然有些迫不及待。

“好啊,那你去通知沈言卿,我在房间吃药,记得千万不要提前进来,免得会留下一些痕迹。”程锦嘱咐她道。

“那姐姐,我现在去联系言卿哥哥,你在准备好啊。”程馨然难掩心中的激动。

若是程锦死了,那沈太太的位置就是自己的了。

很快,程馨然走了出去,联系沈言卿。

程锦在她走后,反锁了房间的门。

手中把玩着那瓶安眠药,眯眼冷笑道:“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样听信你的鬼话吗?我看你待会儿怎么自圆其说。”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房屋出租-合租信息-二手房交易-房产信息网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