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阳台跪着把屁股抬起来(失禁喷水h)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09月30日 广州房产 暂无评论

“好疼啊……”

女孩颤抖着举起手,想要触摸那张冷峻的脸。

感受着怀里的震颤,男人下意识地用手按住她胸口,然而受伤的位置……还是血流不止。

“封景煜,我……不想……死……”女孩话还没说完,手一垂就晕死过去。

“少爷,你没事吧?”秦川急急忙忙跑上来,手里还拿着武器,当看到男人怀里的陌生女孩时,秦川愣了愣,“这……”

“去医院。”封景煜二话不说,抱着女孩上了车。

帝都医院。

不远处手术室的红灯还亮着,手术已经进行了两个小时了。

小说

封景煜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双手撑在膝盖上,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当时的那一幕……

“你就是封景煜?”

这是她跟他说的第一句话。

封景煜一怔,她知道他的名字?

他很肯定自己以前没见过她,更加不可能认识她,可是她却能叫出他的名字。

就在他还没来得及分清她是敌是友的时候,她冲上来替他挡了那一枪。

直到现在他还没弄清楚,这个女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并不是没有见过生命的流逝,她对他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但此刻他很不希望她就这样死去。

尤其是她昏迷之前说的那句“我不想死”,让他迫切地希望她能够被救回来,他不想欠任何人的。

“少爷。”秦川从外面进来。

“查到了吗?”

秦川摇了摇头,封景煜还想说什么,这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

他连忙迎了上去,“医生,她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不过还没度过危险期,今晚是关键。”

医生简单交代了几句,病人就这样被推进了ICU。

“少爷,你回去休息吧,我在这看着。”

“不用,你回去吧。”

秦川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一对上他那双冷眸,也就闭了嘴,悻悻地回去了。

封景煜守了一夜,第二天黑眼圈都出来了。

医生过来查看了一遍,“生命体征已经稳定了。”

“她什么时候会醒?”

“理想的话,明天应该可以醒来,但也有可能,以后都不会醒。”

“什么意思?”

“这得看病人的意志力,如果她醒不过来,就会一直这样。”

“你的意思是……”

“就是植物人。”

植物人?封景煜怔了一下,会变成植物人吗?

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医生点了点头之后离开了。

“煜儿,你没事吧?”是他父亲的电话。

他是和父亲一起来帝都提亲的,可他没有商量就当场退了婚,封父气得差点心脏病都犯了,连夜乘飞机去了瑞士,封景煜自己则在帝都分公司工作了两天。

“我没事……”不过……有个女孩受了伤,他想了想,还是没有说。

“我马上回国。”

“你不用回来,我会处理好的。”封景煜的话语里透着一丝冷漠和客气的疏离。

“查到是什么人了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应该暂时不会有危险了。”

“那好吧,凡事小心。”封父犹豫了一下,还是交给了他。

封景煜放下电话,就看到秦川来了,“怎么样了?”

“还是没有查到。”秦川一脸丧气,“傅少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嗯。”封景煜淡淡地应了声,结果不合理却也在意料之中。

秦川拿了早餐过来,封景煜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

当天,女孩被转到了高级病房,夜里发起了高烧,又是输液又是物理降温的,封景煜折腾了一夜。

第二天,她还是没有醒来。

两天两夜没合眼,封景煜在浴室简单拾掇了一下,出来就看到医生来查房。

“封少,病人没有家属吗?怎么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醒了吗?”

医生摇摇头,“她现在虽然是沉睡的状态,但不代表她没有意识,家属要跟她说说话,多唤唤她的名字,争取把她唤醒。”

封景煜:“……”

他不知道她的名字。

医生走了之后,封景煜坐在床边,“你快点醒过来吧,我有话要问你,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秦川已经查明了,这次对付他的人里没有她。

“蒋……蒋……。”

“你醒了?我叫医生过来。”封景煜按了床头的呼叫铃。

“水……”

封景煜连忙倒了水,又扶着她起来,女孩张了张嘴,头却一动也不动,他只好把杯沿凑到她嘴边喂她。

“蒋……君……涵。”

“嗯?”

“我叫蒋……君涵。”

“嗯,医生……”封景煜抬头,医生过来了。

医生给她仔细做了一番检查,基本无大碍,剩下的就靠养了。

女孩醒了一会又睡过去了,她这一觉又睡到了第二天。

“封景煜……”她一醒来就叫他的名字。

“感觉怎么样?”

她扯唇笑了笑,示意他把床摇起来,虚弱的样子让人心疼,“你一直守在这里吗?”

“要不要喝点水?”封景煜不答反问。

“嗯。”她把双手拿出被面,却没有接过杯子,只是张嘴“啊”了一下。

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要他喂她。

封景煜一边给她喝水,一边问,“我们以前见过吗?”

“没有。”在那天之前,他们没有见过。

“那你怎么认识我?”

“我在电视上看过你的名字。”

封景煜,“……”

没办法,从电视上认识他的人太多了。

“那天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我就在你的车尾箱啊。”

封景煜一怔,他的安保这么差的吗?是个人都可以钻进他的车尾箱。

“为什么跟着我?”

“我想确认你是不是封景煜啊。”蒋君涵在一口一口地喝着水,这时抬起头来无辜地看着他。

“然后呢?”

“然后……我不要了,”她撇了撇嘴示意他八水杯拿开,“胸口有点疼。”

封景煜放了杯子,扶她躺下,坐在床边看着她,“为什么要冲上来?”

“因为我不想你死啊。”

“为什么要救我?你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救人还需要目的吗?”

封景煜看着她有问必答,一脸纯真的样子,完全不像说谎,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你知道吗?挨子弹可疼了,早知道中枪不会死,我就不帮你挡子弹了。”

“你是抱着必死的心替我挡的子弹?”

封景煜知道,子弹打到她身上的时候,位置稍微偏移了一点,如果打在他身上,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那是指着他的心口打的。

“对啊,我以为我死定了,还能活着见到你真好,嘻嘻。”女孩傻傻地笑着。

封景煜眸子沉了沉,“明知道会死你还挡?”

“当时没想那么多,只知道不能让你死。”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啊……”

“噗。”站在门口的傅钦城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还知道出现?”封景煜没好气地问,这人来了两天了,现在才现身。

“我来看看你的救命恩人。”

封景煜没理他,转头对女孩说,“我还有事,你救了我,你想要什么回报,凡是我能做到的,我都会满足你。”

“我要你……”女孩没有继续说下去。

“要我做什么?”

“就要你啊。”女孩无语地看着他,仿佛在说“这都不理解?”

“哈哈哈,封景煜你听到没有,人家就要你,这个你能满足吧?” 一旁的傅钦城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起来,“煜,艳福不浅啊,刚刚退了一个帝都大小姐,马上又有一个送上门。”

“先管好你自己吧。”

闻言,傅钦城脸色一沉,抱手而立,“我好得很。”

傅家大少爷最近被家里订了一门亲事,他连那个女人的面都没见过,出于某种目的却不得不接受。

最悲催的是不久后就要成婚了,他还没有浪够呢。

“我明天再来看你。”封景煜对女孩说。

“不行,我晚上一个人……害怕。”

“噗。”边上的人又忍不住笑出声。

“那我晚点再过来。”

女孩咧嘴一笑,“好,你去吧,去吧。”

“怎么,捡了个粘人精回来?”出了房门,傅钦城搭着他的肩膀揶揄道,“看样子长得还可以,勉强算是个小美人,你就从了吧。”

封景煜警告地看了他一眼,抖了抖肩甩开他,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晚上,他一来她就醒了,“你来了?”

“你家在哪里?等你伤好了我送你回家。”

“我不回去,我要留在你身边。”女孩坐起来,看他脸色不对,明白了几分,“你查我了对不对?查不到是不是,嘻嘻,那我告诉你吧,我家就在帝都。”

“你家里人呢?”

“他们从小到大都没管过我。我不要回去,你就让我留下来吧,我想和你在一起,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你想想如果我要害你,我干嘛要舍命救你,是不是?”

封景煜沉眸思索了一下,开口道,“你好好休息。”

“我要洗澡,你帮我洗。”

“伤口不能碰水。”

“那你可以帮我擦擦吗?”

“我让护士给你擦。”封景煜转身就要去叫护士。

蒋君涵叫住他,“我不要,我要你给我擦。”

“听话。”封景煜不知怎的就说了这一句。

没想到她嘟了嘟嘴,不情不愿地答应了,“好吧。”

护士来了之后,见他转身出去,女孩冲着他的背影嚷嚷道,“你不要走哦,就在外面等着,你走了我会哭的。”

封景煜,“……”

“要不要一起睡?”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拍了拍旁边的位置,一脸认真的问他。

她住的是VIP病房,病床都是加大的。

“不用了。”封景煜看了她一眼,她怕不是个神经病吧,这种话也说得出口?还真是没羞没臊的。

第二天,封景煜被“逼”着喂她喝粥,她的一双手就像是用来装饰的一样,动也懒得动一下,一味地使唤他。

女孩一口一口地吃着,眼睛却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眼前这个男人,给人一种高贵优雅的感觉。就像是天生的王者,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你长得真好看!”她伸手想要摸他的脸,封景煜本能地一退,她摸了个空。

“封景煜,你真的有五十八吗?”

噗!封景煜差点没把一口老血……哦,不……鲜血喷出来。

“谁告诉你的?”

“没有人告诉我,是我自己打听的。”

“你打听我?”

“因为我要嫁给你的啊。”

封景煜:“……”

无语。

好吧,又是花痴的话。

“你没有五十八对不对?最多二十八。”

他一怔,还真被她猜对了,他今年虚岁二十八。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房屋出租-合租信息-二手房交易-房产信息网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