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瞬间上热搜的啊上课夹了一节课的跳D

2023年11月20日 广州房产 暂无评论

程薇被她看得心里发毛,不由得后退一步,“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咱们朋友一场,我是好心提醒你。”

“程薇,你这副面孔变得也未免太快了。”

祁颜嘴角冷哼,“既然朋友一场,现在祁家败落你忍不住要来讽刺两句踩上几脚,又是什么意思?”

程薇一阵恼羞成怒,不过事到如今,她也没必要多加掩饰了。

“祁颜,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从前你是祁家小姐,比我有钱有地位,自然高高在上,我得低三下四讨好你,如今你就是个破落户,还想我把你当公主小姐捧着呢?”

她抬起手,眼看着就要给祁颜的脸上狠狠来上一巴掌。

这张比自己美貌出不知几倍的容颜,她早就很有扇上去的冲动了!

反正现在也不用在她面前装好闺蜜了,程薇简直是迫不及待!

“住手!”

那一巴掌没落下,已经被栾澄给抓在了手里,他目光带着怒气,瞪着程薇。

这女人就会给自己惹事,差点坏了大事!

程薇没想到栾澄竟然还护着祁颜,顿时失声惊呼,“阿澄你干什么?你不会还想着护着这女人吧,她可是背着你勾搭别的男人,给你戴绿帽子!”

她每说一句,栾澄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回头对她怒吼道:“够了,给我闭嘴!颜颜跟方先生清清白白,你胡说什么!”

程薇吓了一跳,不安地闭上嘴巴,只一双怨毒的眼神扎在祁颜身上。

“颜颜,你回来了。”看到她手上的行李箱,栾澄忽而伸手抢过,“你早说嘛,我就亲自收拾好,给你送过去,怎么还麻烦你特地跑一趟来。”

小说

程薇瞠目结舌,完全不明白栾澄的意思,而下一秒,她就懂了。

栾澄色眯眯的眼神在祁颜身上打转,却又没有和以前一样上手,反而带了几分讨好之意。

“颜颜,你什么时候和我小……和方先生,那么熟了?我要是早知道你工作能力这么强,早该把你送去为方先生工作。”

一番话,说得祁颜和程薇都愣住了。

程薇此时也接受到了来自栾澄警告的目光,她咬咬牙,作势弯下腰,给祁颜道歉,“颜颜,我刚才发脾气只是为栾澄打抱不平,但现在都解释清楚了,我相信你不是私生活混乱的女人,我刚才没搞清,不该那么说你,都是我不好……”

祁颜已经快被面前这两个人给恶心死了。

更让人生理不适的,是栾澄。

他的脸上是从未如此的温柔,一派亲和动人,还想着牵过祁颜的手,后者一躲,他只勾住了手臂。

祁颜忍着巨大的反胃,并不闪躲,而是怯怯地低着头,不说话,眼神里还浮着一道若有若无的泪光。

栾澄拉着她,看到她这样更是心中得意,脸上谄媚地笑着,“你知道的,我们家的产业一直都靠着方家才有今天,如果你可以在方先生面前多多替我们说点好话,我们也可以更上一层楼了……”

原来,他们打的是这个主意。

栾澄甚至用手帮她锤着后腰,她有些挣扎。

程薇看得嫉妒得眼睛发光,而栾澄愈发温柔,气息在她耳朵旁边喷洒着。

“颜颜,我知道的,你心里有我,你会为了我,好好帮我们孝敬好小叔的,对不对?”

曲艺温柔,如果不是她早已知晓了这个男人的真面目,恐怕还蒙在鼓里。

青梅竹马的情意,而现在在他面前,自己不过区区一件货物,用来取悦别人,为他牟利。

尽管早已认清了显示,祁颜的心的却还是冷的冰凉。

在这个时候,她算是彻底看透了栾澄。

程薇眼中直冒火星子,但也懂事地上前来安抚,“是啊颜颜,都是我不好,以后,我们还是好闺蜜,你说过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怎能这么兵戎相见呢?”

祁颜双双被恶心了一遍。

她不说话,栾澄以为她还在考虑,立刻紧接着放出了大招。

“只要你能在小叔面前说上话,我就说服我妈,我们直接成婚!”

“你我的婚约就不作罢了,我会娶你的,好么?”

眼中柔光无匹,就这么直勾勾地对着她笑啊笑,祁颜心底一片讽刺。

“那你妈呢?她不会嫌弃我吗?”祁颜可怜兮兮地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又急促低下头,手指在衣襟处不安地摩擦着,眼中泪水涟涟。

别说栾澄,就是程薇也相信了。

她认定祁颜对栾澄,这么多年的感情了,那肯定是情难自禁。

自以为拿捏住了她,栾澄笑容逐渐灿烂,抱住她的肩膀,安抚道:“怎么会呢?虽然你需要伏低做小在小叔面前争取点地位,不过没关系的,我小叔那样的人物,这是你的荣幸,我妈绝对不会说什么的。”

祁颜战战兢兢地点了一下头,忍着浑身的恶心,从他手下抽身离开,又接过行李箱,“我要走了,方先生已经给我租了员工宿舍。”

见状,栾澄连忙放她离开。

只送到门口,甚至连帮她把行李箱拿下去都不愿意挪动半步。

程薇一等到她走就开始发脾气,伸手拉扯,“你刚才什么意思?什么叫要跟她成婚,那我去哪里?难道你让我做小啊,你都答应过我了,要娶我的!”

现在的栾澄哪里还有心思跟她说这些,不耐烦地推开她。

“都说了是演的,不这么说,她怎么可能替我们卖命?就她?家里都破产了,还有什么价值,怎么可能配得上我。”

想到昨日方意燃那么维护她,栾澄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可凭借方意燃今时今日的地位,简直是拿捏了方家的命脉。

别说只是让祁颜好好工作讨好方意燃,即使是以后方意燃真的看上了祁颜,栾家也只能亲手把祁颜送到方意燃的床上。

想到这,栾澄一阵火急火燎地嫉妒,心中更恨不得活活扒了祁颜的皮,他认识祁颜那么久,还没能享用到,如今却有可能便宜了别人。

想到栾父的嘱托,他才平静下来,又有些喜悦:“不过,她是个蠢货……”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房屋出租-合租信息-二手房交易-房产信息网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