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被岳发展忍不住帮我(暗卫抵开双腿)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07月01日 房产信息 暂无评论

这些话,他早想说了。

timthumb (30).jpg

  虽然淑妃可恨,可皇兄变成这样,也非男人所为。

  “不过一个女人,便能让皇兄变得如此暴戾,喜怒无常,荒淫无度,皇兄……你未免也太有失男人的尊严了。”

  夜楚离幽幽地说着,再一次揭开了皇兄的疮疤。

  别怪他,若是不能让皇兄警醒,这西昌没落,只是早晚的事。

  而他,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局。

  毕竟这西昌,是他一点一点打下来的。

  “夜楚离,你别仗着有功,想要凌驾朕之上!莫不是,你也相中朕这个位置了?”

  皇上的眼神突然变得阴冷,望向了夜楚离。

  夜楚离咬了咬牙,暗中气恼。

  “皇兄莫不是糊涂了?臣弟若想要这个位置,当年也不会轮到你的头上!”

  如今的皇兄,怎么变得如此多疑!

  “你胆子大了……”

  皇上阴阳怪气地说了句,目光仿佛刀子般划过夜楚离的脸,“这些话,你从前都不会说的。”

  夜楚离深吸了一口气,“从前皇兄也不是这个样子……”

  两兄弟四目相对,半晌无言。

  最后,还是皇上邪肆地勾唇,笑着打破了尴尬。

  “离弟来找朕,难道就是为了教训朕?”

  夜楚离心事重重地瞧着他,“臣弟不敢。臣弟只是希望皇兄能够重振旗鼓,不要再沉溺酒色……”

  皇上淡淡地勾了勾唇,却是没有答言。

  夜楚离暗中提了一口气,这才说道:“臣弟今日来,是携王妃告御状的。”

  眼下,这件事也急需解决,至于皇兄……

  夜楚离腮帮子不由得动了动。

  “哦?告御状?离弟告御状,这还真是新鲜。”

  皇上不以为然地调侃着。

  夜楚离眼眸闪过杀意,冷然道:“夜靖堂伙同孟府二小姐,害死臣弟的子嗣,臣弟……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皇上蓦地怔了怔,瞳孔张得老大,“他敢害你夜楚离的子嗣?”

  夜楚离冷然地点了点头。

  “他屡次三番暗害我的王妃,如今又害死了我的孩子,若是不能替妻儿讨还公道,臣弟宁愿不做他皇叔!”

  夜楚离已经把话挑明了,言语之间,满带着威胁。

  皇上睨着他,良久方才淡淡道:“离弟,一个女人,至于让你如此大动干戈吗?”

  何况,还是那个女人……

  皇上想起孟云歌,便觉得怒气上涌。

  若不是看在离弟的份上,他恨不能把这个女人吊起来,好好教训一顿。

  捕捉到皇上眼中的恨意,夜楚离暗中提了一口气。

  “皇兄不必拿臣弟的话来堵臣弟的嘴,臣弟的这个女人,可不是淑妃之流。”

  夜楚离眼带不屑,淡淡地说着。

  “何况,她怀的可是臣弟的子嗣,是皇嗣!”

  他目光更加凌厉,“皇兄若是不能为臣弟住持公道,臣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惩治恶人。”

  皇上心下一震,呆愣半晌。

  这时候,夜楚离静静地看着他,良久方才转身要走。

  他完全可以不走这一趟,之所以知会皇兄,也是寄希望于皇兄还不糊涂。

  结果却是与他的期望背道相驰。

  “离弟!”

  皇上仿佛一下子清醒了,他张着手,唤道:“朕怎会是那种是非不分之人呢?”

  夜楚离幽幽地站住了脚步,回眸问道:“那皇兄是打算给臣弟出气了?”

  皇上立时堆了笑脸,“如果真如离弟所说,是靖儿残害了你的子嗣,那朕必定要惩治他。”

  “此事臣弟已经查清了。”

  夜楚离不紧不慢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皇上讲述了一遍。

  皇上皱着眉,叹气道:“这个靖儿,为何总是自寻死路呢?”

  他不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离弟的女人,他也敢屡次三番觊觎。

  “来人,把靖王给朕押进来!”

  皇上无奈之下,不得不下了命令。

  很快,夜靖堂就被带进了大殿,而孟云歌也跟了进来。

  “臣妾见过皇上。”

  孟云歌进来之后,规规矩矩给皇上磕了头,竟比每次都乖顺。

  纵然皇上不喜欢这个女人,可也着实挑不出这女人的毛病来。

  “平身吧。”

  皇上淡淡道。

  孟云歌跪着没动。

  皇上不禁蹙了蹙眉,他是真不喜欢这个女人,这女人自从嫁了离弟,越发的难缠。

  “王妃这是何意?”

  虽然对这王妃诸多不喜,可不看僧面那还得看佛面呢。

  若这女人是靖儿的女人,他早处置这女人了,偏巧这女人是离弟的女人,是他动不得的女人。

  皇上唇角抽搐,下意识地瞟了夜楚离一眼。

  “臣妾来告御状!”

  孟云歌掷地有声地说道。

  皇上轻飘飘回了句,“朕都听离弟说了。”

  他深吸一口气,看向夜靖堂,“靖儿,果真是你伙同那孟云卿,害死了她腹中的孩儿?”

  夜靖堂张了张嘴,连忙狡辩:“父皇,不,不是的,这都是孟云卿那个女人胡说的!”

  他想到那个女人,便自然而然想起了两人在昨夜的对话。

  没想到,孟云卿那个女人那么蠢,居然这么快就暴露了。

  他本来并不知道孟云歌怀孕的事情,是那个女人与他献媚,说出了这件事。

  他当时正被皇叔和孟云歌联手整治,一时愤怒,便要孟云卿想办法弄掉孟云歌肚子里的孩子。

  没想到,孟云卿这个蠢货,居然暴露了。

  不止如此,她还把自己牵连进来,真是罪该万死!

  “靖王,你何必狡辩?人都被你灭口了,难道你还以为你能脱罪?”

  孟云歌冷冷地说着,看向了皇上,“皇兄,那孟云卿都已经招供了,正是靖王指使她给我的膳食中下了毒,所以靖王才会狗急跳墙,杀人灭口……”

  她一时愤怒,嘴不留情地说道。

  皇上皱皱眉,颇觉得这番话刺耳,可又不好说什么。

  谁让他儿子理亏呢?

  “父皇,不是我做的,是那孟云卿故意栽赃我的!”

  夜靖堂急切地辩解。

  “她若想栽赃你,早在被抓的时候就已经把你供出来了,可她先前竟什么都没说。”

  孟云歌冷笑,“你还真以为杀一个孟云卿便能掩盖你害我腹中胎儿的事实?”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房屋出租-合租信息-二手房交易-房产信息网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