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面倒牛奶:两根一前一后挺进她的身体

2021年10月25日 广州房产 暂无评论

然而,天水圣地的出现确实很让人不解。

  完全没这个必要啊。

  水不悔也是一脸的疑惑。

  什么情况?天水圣地这么来了?

  他根本就没有与天水圣地联系过,还有,这天水圣地是要站队哪一方?

  但是……

  这天水圣地来的第一时间,一位强者出手,化解了盛世皇朝一位强者对于苏家堡强者的强大攻势。

  所以,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知道天水圣地是站队哪一方了。

  “水君秋?你天水圣地是什么意思?”

  皇封阳指着天水圣地前方那名看起来十分俊朗的男子怒道。

  他就是水蓝心的父亲。

  说实话,确实帅,否则没这个基因也很难生出来这样级别的女儿吧。

  “你们这么多人都对本尊对父亲动手了,难道天水圣地就眼睁睁的装作看不见?”

  水君秋淡淡的说道。

  “所以,你天水圣地代表整个势力因为这个原因来了?”

  皇封阳眼眸一凝问道。

  “不不不,自然不止如此,我父亲也就是不悔尊者他身患暗疾,千百年来都饱受折磨,而万毒宗已经对于我父亲的暗疾做出了很好的治疗,用不了多久,我父亲的暗疾将能痊愈,而你们则要灭了万毒宗,因此,我天水圣地有何理由不出手?”

  水君秋说道。

  “哼!一个小小万毒宗,到底能否真正治愈不悔尊者还有待商榷。”

  “他们不行,难不成你盛世皇朝行?你跟本宗主说,你盛世皇朝能做到,那我天水圣地立马退兵。”

  水君秋眼眸一凝语气变得不善。

  “哼!”

  万毒宗上,水不悔落了下来,他看向旁边的水蓝心。

  显然,这个消息必然是水蓝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告诉天水圣地的,然后天水圣地那边经过商榷,选择以势力的身份出手!

  这并不是水不悔想要的结果,但木已成舟。

  他心里其实很纠结,一大把年纪了,还要给宗门带来这些麻烦,他不想!

  这种不想其实多于内心对于亲人愿意做出这个选择的高兴吧。

  “不管是出于保护万毒宗还是出于保护叶天逸,亦或者是保护了叶天逸,爷爷就能痊愈,都必须这么做。”

  水蓝心看到了水不悔的眼神然后解释道。

  “你这丫头……”

  水不悔摇了摇头。

  “心儿一直觉得,若是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了,那空有一身修为,空有强大的势力,又有什么意义呢?至少要做到能够保护得了至亲和朋友,在这个基础上再去考虑发展和其他的吧。”

  “你跟你父亲真是一个样子,作为武者,内心哪来的这么多的善,心太软终究走不远。”

  叶天逸这个时候说道:“我倒觉得蓝心姑娘说得没错,前辈这话说的不对,这心软和冷酷无情都要有,但若对亲朋好友都冷酷无情,也浪费了人间走一遭。”

  水不悔看向已经加入了战场之中的天水圣地的强者。

  “罢了罢了。”

  他叹了一口气。

  “终究这只是大陆注定要有的一次震动,就算想躲又能躲得了多久呢?”

  说完,那水不悔眼眸一凝。

  “既然如此,那就放手一搏,尽情的打一场吧。”

  说完,他闪烁到了虚空,加入到了天水圣地那一方的战斗之中。

  “谢了。”

  叶天逸对水蓝心道了一句。

  “理所应当的。”

  水蓝心说道。

  “那这一下,我们这一方也并没有太大的劣势了。”

  苏语宁看着偌大的战场。

  时间慢慢过去。

  一天又是这样过去了。

  叶天逸是没做啥,甚至还给小紫儿变了一些好吃的吃。

  这也算是打了两天两夜了,两天两夜的战斗,该损失的也损失了,就算没打完,但至少现在打不出什么结果了。

  后续还有好几个势力虽然又陆续加入到了战场,但双方几乎一直保持着均衡的情况,谁也无法真正奈何得了谁。

  像圣炎山,一开始也是只代表个人,但随着战斗的进行圣炎山也来了一大批的人,已经成为了宗门之战了。

  “撤吧,现在这样打下去的话并没有什么好处!”

  盛世皇朝皇封阳道了一句。

  “可恶!”

  阳神殿的人眼眸一凝,没想到广寒宫这一方会来这么多的势力,竟然连天水圣地都出手了。

  “广寒宫,苏家堡,天水圣地……”

  皇封阳看着那些强者。

  “今日这件事情我们没完,千影宗的这个场子也必须帮他们找回来,千影宗一百多名太古神王境的陨落,包括今日更多的强者的陨落,终究需要有一个说法,我们天越之地见!走!”

  “随时恭候。”

  苏池淡淡的说道。

  “撤!”

  “我们撤!”

  “回宗!”

  “……”

  然后来攻打万毒宗一方的那些势力也是纷纷带着伤员离开了万毒宗,回到了天越之地。

  不用想,之后另一方广寒宫等人回去以后,她们将相互制定一系列的方案,因为这些势力还要打,她们还要打很久很久!

  ……

  “其实要打我们也能打,为何要撤?”

  阳神殿一群人在虚空之上返程的路上。

  “基本上已经确定,广寒宫的太上老祖应该是出事了,所以没有打的必要了,接下来我们只需要制定针对于广寒宫的战斗就可以了。”宗主阳麟说道。

  “没错。”一位老者点点头,然后继续道:“一开始是广寒宫十二位仙子出手我们就感觉不对劲,但是她们只代表个人,但是随着战局的严峻,她广寒宫宫主也来了,代表广寒宫出战,那就意味着她们有着必须一定要出战的理由,而这个理由……”

他们都是老狐狸,这群老狐狸能够想到的事情很多很多。

 文学

  你想一下广寒宫这样的存在,她们没有任何理由去帮助万毒宗,所谓的理由都不用去听,绝对不是真的。

  而对于广寒宫这样极强的存在,代表着大陆几乎半壁江山的存在,她们在想方设法的去刷万毒宗的好感,理由只有一个,叶天逸!

  而叶天逸能够给她们什么样的好处呢?

  很好想,表面上已经表现出来的是他的能力,顶级阵法,符篆,医术,当然,如果只是表面上表现这些或许不值得广寒宫在乎,但是他们相信,广寒宫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那肯定还知道叶天逸更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许是极大的宝藏,这或许还能跟千影堂为何攻打万毒宗有关系。

  而这个原因可能性不大,广寒宫势力超群,她们完全没必要冒这个风险去寻求拉拢一个天才,除非他真的很夸张很夸张。

  而另一个让他们觉得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叶天逸的医术!

  水不悔的暗疾,还有困扰了大陆上万年的万毒王的毒也被他给解了,证明他的医术就算不能说绝对无敌吧,但绝对值得期待什么。

  “传闻广寒宫太上老祖仙逝,按照广寒宫今日之做法,老夫觉得倒不一定已经仙逝了,可能只是在仙逝的边缘,而广寒宫绝对不可能放弃这个宗门的中流砥柱,最强战力,因为她们知道消息败露,广寒宫绝对会受到威胁。”

  那阳神殿老者沉吟了片刻继续道:“广寒宫今日做法让老夫觉得,她们在赌,她们看到了那个万毒宗叶天逸的能力,她们幻想着,万一他有办法能够救广寒宫太上老祖一命,那即使打起来,广寒宫也被盘活了。”

  “说得没错!”

  宗主阳麟点了点头。

  “这个叶天逸展现出了这世上唯一有可能被广寒宫所期待的医术,所以广寒宫愿意尝试一番,本尊觉得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所以回去以后,我们直接攻打广寒宫,千万不要给他们时间。”

  “宗主也觉得那个叶天逸真能治好广寒宫的太上老祖?”

  阳麟沉吟道:“他确实很奇特,也确实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的传奇和不可能,在此之前,那些事情你们有一件认为他能做到吗?没有吧?但是他都做到了,不怕万一就怕一万,最坏的打算,就当他能治好。”

  一老者道:“但绝对需要时间,成大事者就要有宗主这番敢于下决断的魄力,而且就算打起来,我们阳神殿所担心的一定比广寒宫要少,赌对了,广寒宫有可能被我们彻底拿下,大陆格局发生改变,错了,那无非就是打了一场没意义的战斗罢了,而且已经可以有理由打起来了。”

  “回去以最快的速度联系各大同盟,准备进攻广寒宫。”

  “是!”

  ……

  万毒宗。

  各大势力的强者也都纷纷汇聚到了万毒宗之上。

  万毒宗的老祖宗冥毒尊者跟沈千炼在陪着笑脸接待他们,虽然他们很多人都想着要跟叶天逸去说话,但是毕竟人家宗主的笑脸还是要给的。

  各大势力汇聚在大殿之中。

  “上茶,设宴。”

  沈千炼端起一杯酒站起来。

  “各位,你们绝大多数也都是沈某的前辈,甚至是所敬仰的存在,我小小万毒宗遭遇此劫难,能够得到各位的帮助,三生有幸,蓬荜生辉!”

  苏池微笑道:“沈宗主无需客气。”

  “十分之感谢,也很庆幸我万毒宗能够结交到十四长老这等朋友,也是我万毒宗的幸运。”

  沈千炼将注意力放在了叶天逸的身上,因为他知道,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跟叶天逸说什么。

  “十四长老小小年纪有如此之才能,举世罕见,即使身为长辈也十分之钦佩。”

  苏池看向叶天逸道。

  “前辈谬赞了,这次没有各位的帮忙,我能有什么办法?”

  叶天逸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很感谢各位的帮助,虽然我不是万毒宗本来的人,加入的时间也不久,但是在我眼中万毒宗就是我的家,你们在帮晚辈守护这个家,晚辈很感激!这杯酒我干了。”

  听到叶天逸的话,很多人都听懂了。

  他在强调一件事情,万毒宗是他的家,所以那些想要去拉拢他的势力和人,其实可以不用想了。

  所有人很不解,万毒宗有什么东西值得他留下来?

  苏家堡,天水圣地,广寒宫等等这些势力哪个不比万毒宗强一万倍?

  因为想不到理由,他们只能认为,叶天逸就是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沈千炼都已经感动的擦眼泪了。

  太幸运了。

  “叶长老。”

  广寒宫宫主淡淡的道了一句,众人纷纷看去。

  “各位。”

  广寒宫宫主又扫了一眼众人,然后道:

  “广寒宫这里有点重要的事情希望能与叶长老谈一谈,不会很久,不知……”

  沈千炼赶紧道:“广寒仙子这哪里算是什么要求,十四长老,广寒宫作为大陆半壁江山,能够帮忙万毒宗,实在是恩泽天下,十四长老你看看要不要与广寒仙子聊上一聊?”

  “自然没问题,前辈请。”

  “请。”

  然后叶天逸跟广寒仙子一起走了出去。

  这个广寒仙子在叶天逸对眼中,对她对定义估计也就是外面的月神宫的月神了吧,确实很夸张,这个女人真的很夸张。

  但是叶天逸也是见多识广,不至于说再这样的一个女人面前他会很胆怯,尤其是她是有求于叶天逸的。

  “前辈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我欠你们广寒宫一个人情。”

  叶天逸道。

  叶天逸也鸡贼啊,直接说欠你们一个人情,所以接下来的这件事情,我要是做了,那么我们之间的人情久一笔勾销了。

  “叶长老医术惊人,本座想请叶长老出手治一个人。”

  广寒仙子也知道时间不多,也不寒暄什么,她也知道,别人肯定清楚她出手自然是有求于人。

  叶天逸也没问是谁,而是问:“什么病?”

  人家都很急了,叶天逸也不用多说什么,只是叶天逸肯定清楚,绝对不容易。

  能够让她这个势力都没有办法的事情,甚至不惜以宗门出面来帮忙的事情,那个人绝对是及其重要的。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房屋出租-合租信息-二手房交易-房产信息网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