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带到调教室刑床惩罚:挺进同学娇妻俏美娇妻

2022年02月25日 广州房产 暂无评论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毒仙谷内,确实有高人。

    不仅在谷外设置了结界,谷内也亦是如此。

    “六百三十份催命贴,贴贴催命世间高手,贴贴都有人这么说。

    甚至比狠,你连前三百都排不上。

    毒仙谷,一向欢迎自不量力,一心求死之人,小朋友,请便。”

    早就听惯了类似的豪言壮语,牛皮吹得一个比一个响。

    但结局却是,一个比一个死得惨。

    所以对方不仅对陈二狗的威胁毫不意外,甚至都已经懒得去嘲讽。

    同样,陈二狗也见惯了这种目中无人,唯我独尊的家伙。

    所以也懒得和他废话,一心快速恢复真气,打算硬闯毒仙谷。

    “按照程序,最后友善提醒你一句。

    好好理解毒仙谷这名字的由来,这可绝不仅仅只是毒术冠绝天下的代表。

    算了,一个死人,也没必要去思考这么多。

    我还是直接告诉你,这浓雾有毒,沾之即死,比较实在。”

    见陈二狗也同样不知好歹,对面显然也失去了再啰嗦相劝的耐心。

    在丢下几句满是不屑的轻嗤冷笑说,四周立刻便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既然目标已经明确,所以在嘴角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嗤笑后,陈二狗也懒得再说话。

    虽然他不屑再说,但陈二狗对他想说的话,却是了然如胸。

    毒仙谷,既然他想强调的不是毒和谷,那自然就是仙了。

    虽然修真一门有羽化登天的说法,但那不过是传说罢了。

    再说,既然是仙居住的地方,那又何必再用毒做为屏障?

    要知道,修真的尽头才是神啊仙的。

    既然是仙,那可想而知实力有多恐怖,跺跺脚,恐怕就得山崩地裂,何至于多此一举?

    所以对方的话,在陈二狗看来,简直就是硬往自己脸上贴金的笑话而已。

    不过,不管对方是不是吹牛?这毒雾显然还是不要触碰的好。

    “慕冰是我陈二狗爱人,还请各位行个方便。”

    近五分钟后,真气彻底恢复的陈二狗,缓步走向谷口,一字一句肃声道。

    虽然秦慕冰确实进了毒仙谷,但为何是毒仙谷,而不是秦家,陈二狗却并不清楚。

    毒仙谷是敌是友,陈二狗更无法判断。

    反正不管怎么样,秦慕冰今天自己是见定了。

    所以这不仅是最后和颜悦色的请求,更是最后的警告。

    但在长达两分钟后,回答陈二狗的,却依旧只有几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鸟鸣。

    对于一个将死之人,谷内的人,已经懒得再回答他哪怕是半个字。

 文学

    该警告的早已警告过,他非要一心求死,谁也拦不住。

    毕竟,即便现在阻拦下来,想死的人,还是会另寻他法。

    再多的废话,此时也仅仅是浪费口水而已。

    轻松猜得出对方心思的陈二狗,自然也不想再浪费时间。

    所以在冷淡一笑后,立刻便迈开步伐,径直朝谷内方向走了进去。

    “年纪轻轻,可惜了。”

    不管陈二狗是如何找到毒仙谷,但既然能找到这里,就足以说明他着实有些本事。

    身在毒雾之中,左侧谷顶石岩之上的一条白影,顿时便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微叹。

    “不,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

    这混蛋做了什么?毒雾怎么可能会刻意避开他?”

    叹息都还没结束的中年男子,却在陈二狗迈进谷内的那一刻,瞬间彻底傻了眼。

    只见此时本应该已经命丧黄泉的陈二狗,一个闪身便已经到了谷中,却完全跟没事人一样。

    更让中年男子做梦也没想到的是,那些毒雾就仿佛是自己长了眼睛一般。

    竟然自动沿着陈二狗路过之处,划开成了两半。

    要知道,这些可并不是什么天然毒雾,而是谷主刻意制造而成的。

    别说是武者,就是修真者的护体真气,也能穿透。

    所以即便是再厉害的修真者,没有谷主传授的方法,也根本不可能在这些毒雾中来去自如。

    “别逼我大开杀戒,秦慕冰到底在哪?”

    隔着毒雾,抬头看向中年男子位置的陈二狗,面色瞬间阴沉了几分,掷地有声道。

    见已经被发现,而且陈二狗也并没有因为这些毒雾命丧黄泉。

    已然藏不住的中年男子,干脆一个轻盈飞身停在离陈二狗不足两米的正对面。

    “你小子对这些毒雾,到底做了什么?”

    上下打量一眼陈二狗的中年男子,面色极其阴冷的带着质问口吻道。

    “有这么值得惊讶吗?无非就是真气封堵气舍,气户,神封,期门等十八处穴位而已。

    至于毒雾为什么会躲开,那就更简单了,小小消耗点真气而已,你也可以做到。

    忘了,你也许消耗不起,而且这毒雾的毒素,即便是真气推开,也没用,该中毒,还是会中毒。

    所以你没看错,我一直都在输出真气,效果然并卵,只是在单纯的炫技,无足挂齿。”

    冷淡一笑的陈二狗,丝毫不客气的高调道。

    “毒仙谷防毒密招,向来不外传,你怎么可能知道?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虽然被陈二狗的话差点气到气急攻心,但相比心中怒火,显然更多还是震惊。

    中年男子目光凌厉的狠狠紧盯着陈二狗,几乎是咬牙切齿道。

    虽然陈二狗的话确实嚣张和气人,但中年男子也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确实全是事实。

    因为就在刚刚落地的时候,他立刻便第一时间感觉到了附近的真气涌动。

    而且陈二狗明知道这么做根本毫无意义,可见这是何等的目中无人?

    “呵呵,这玩意,也能算得上密招?看来,你们毒仙谷的本事,也不过如此嘛!

    毫不夸张的告诉你,类似比这毒雾更毒百倍的毒雾,对我而言,也是信手捏来。

    至于是什么人,早就告诉过你,我是秦慕冰爱人。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房屋出租-合租信息-二手房交易-房产信息网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